林文政
中央大學管理學院EMBA執行長

這一、兩個月來,席捲全球的金融風暴稍見趨緩,驚魂甫定,喘息之餘,許多企業老闆開始思索如何發展下一梯隊各級主管接班人,以因應未來可能更劇烈、更狂暴的企業環境變遷。發展與培養具有未來潛力的領導人才,是現在多數企業老闆關心的議題,但我們如何辨識這些有潛力的人才?現在的績效表現是預測未來潛力的唯一指標嗎?


無領導力,即無發展潛力


三國時代,劉備被呂布襲擊後投靠曹操,曹操待以上賓之禮。某日,曹操邀劉備到花園飲酒談心,兩人對坐,開懷暢飲,青梅煮酒論天下英雄。劉備寄人籬下,毫無實力,舉出的人物都從「實力」著眼,諸如袁術、袁紹、劉表、孫策、劉璋、張繡、張魯、韓遂等;曹操則不從目前「實力」著眼,逐一點出這些檯面上有「實力」大人物的弱點,他評論的標準為:是否具發展潛力與領導力?


「具備未來發展潛能」是曹操評論人才的第一要點,他認為英雄與人才的行為要像龍一樣,「能大能小,能升能隱,大則興雲吐霧,小則隱芥藏形,升則飛騰於宇宙之間,隱則潛伏於波濤之內。」他就是根據這一項人才的標準,透視劉備的未來發展潛能,現在隱伏於自己身邊,但終將興雲吐霧、飛騰於宇宙之間,因此將劉備拉到與他同等地位,說:「今天下英雄,唯使君與操耳。」


此外,他也認為人才應該「胸懷大志」,是「包藏宇宙之機,吞吐天地之志者。」他就是根據這一點,評袁術是「塚中枯骨」,指其沒有志氣與作為;評孫策「藉父之名」,而劉璋乃「守戶之犬」。他們雖然都有實力,獨霸一方,但曹操看透他們不具潛能,非英雄也。曹操不以眼前實力來判斷人才的發展,確具卓見。


「具備領導才能」則是曹操評判人才的另一要素,他認為「腹有良謀」是英雄與人才應該具備的條件。曹操同樣不以現在地位與表現來論斷檯面上領袖的前途,而是以具有領袖素質與否來看未來成敗。他就是以這個標準,認為天下只有他和劉備稱得上英雄,而袁紹非英雄也。


劉備後來採納諸葛亮「隆中對」的建議,得以三分天下,劉備「腹有良謀」並能接受建議的領導才能,曹操早預見並給予肯定。而以袁紹當時擁兵百萬,手下有許攸、郭圖、審配、逢紀等謀士,以及顏良與文醜等大將,具有逐鹿天下實力,卻因其表面要求嚴格,實則內心膽怯,廣聽計謀但優柔寡斷,這些都是領導人物致命缺點,所以曹操給他的評論是「色厲膽薄,好謀無斷。」


也正是這些不良領袖素質,造成袁紹在官渡之戰中,70萬大軍卻被曹操7萬雄軍擊潰,就如曹操的第一謀士郭嘉在戰前就曾向他分析:袁紹「性遲而多疑,其謀士各相猜忌,不足憂也。」


人才九宮格,找出接班梯隊


曹操論斷人才的方法,可用【附圖】的「人才九宮格」圖示。九宮格的橫軸是績效,反映過去工作表現或現在實力;縱軸是潛能或領導,反映未來發展潛力。最右上方的第「1」格表示,不但現在具備實力,未來也有高度潛力,曹操應是自評在此格中。


依曹操論英雄的內涵,他應是將劉備列入第「3」格中,代表現在實力不足(或表現平平),但短空長多、潛力無窮,是「見龍在田」,蓄勢待發之象;而將袁紹、袁術、劉璋、孫策等列入第「4」格中,代表現在實力充分(或表現優良),但短多長空,毫無潛力,是亢龍無悔,先盛後衰之象。


1990年代起,許多標竿企業也以「人才九宮格」做為人才區隔的工具,其中以奇異(GE)人才活力曲線最具代表。這些標竿企業同樣以工作績效與潛力(或領導能力)做為標準,將人才區分成9類,工作績效(橫軸)代表過去,潛力或領導力(縱軸)代表未來。


例如3M以判斷力、能否激勵他人;杜邦(DuPont)以能否設立策略方向、能否教導與培養他人;甲骨文(Oracle)以勇氣與熱情;Sabre(從美國航空分割出去旅遊控股公司)以學習能力、是否能夠執行跨功能任務,來判斷主管具備多大潛力。


在現代標竿企業中,凡被列於人才九宮格中1、2、3格的人選,被稱為核心人才或高潛力人才,會被列為接班或強力發展的對象,即使相隔約1800年,現代標竿企業與曹操的人才觀竟如此相似。現代企業非常可能像曹操一樣,將劉備列為高潛力人才。


過去的工作表現或許與未來的發展潛力有關,但不能將其劃上等號,現代管理的盲點之一,就是把員工現在實力當作未來潛力,過度重視工作績效而輕忽領導才能。如果企業無法突破這些管理盲點,劉備這類人才在組織中將被埋沒,而袁紹、袁術等這類人,則會快速晉升,但他們會如「彼得原理」(Peter Principle,工作成效好的員工總被晉升到不適任的位置)所述,容易被晉升到不適才、不適所的位置。


居高位者如果欠缺領導潛力,將危及企業生存,因此在工作績效之外,潛力與領導力的發展是現代主管必須時時關注的兩件大事,也是企業挑選下一梯隊接班人才的標準

資料來源 :經理人雜誌/周五 找觀點 /【青梅煮酒論】專欄

juliaj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